古风小说:后宫上位手册

特别声明:图文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作分享之用,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,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及时下架内容!

第一章:后宫妃嫔的人生营销师

我要和洛风摊牌,这生意没法做了!

怒闯御书房,看着这厮又在练他的书法耍他的帅,我愤而掀桌:“洛风,你是不是要砸我场子?!”

周围的侍女识相地滚了个精光。洛风捏着白玉笔杆,无辜地看着我:“我做什么了?”

可惜我早对装傻免疫,掰着手指数着他的一桩桩罪状:“昨天你许我去云答应的宫里用晚膳,没去;前天是柳贵人的生辰,你什么都没送,你知道她晚上趴被窝哭了多久吗?还有你欠下的陈年烂账……”

洛风开始拿他的小眼神勾我:“楚楚,你为何叫她们这么早就实践?不如你再多收集一段时间的情报吧。”

我敲他一记爆栗,“我从去年她们进宫一直收集到现在啊!你连个小手都不愿意拉、小嘴都不愿意亲,我的信誉何在?业界良心何在?”

洛风眨眨眼,显然我的信誉和良心在他眼里比不上宫里的一条狗。

我自封为后宫妃嫔人生营销师,这个职业在我朝拥有悠久的历史,以帮助妃子得到圣上青眼为己任,我们是积极的、进取的。在对妃子进行全方位包装的同时,我们也对皇帝的喜好和品味,甚至在后宫的路线行程了若指掌,只为了在一个美丽的瞬间制造一场传奇般的相遇。我们的服务对象在精而不在多一所以,当我得知洛风的整个后宫都需要帮助时,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四年工作生涯,两朝选秀,没有造就传奇,倒是把洛风的后宫都培养成了绣花弹琴打马吊的好手。洛风摸摸我的头,笑眼弯弯:“楚楚,继续努力工作吧。”

看着面前极不合作的客户,再想想后宫里一群如狼似虎的美人,我自暴自弃地想,也许是时候退到体制外了。
冤家路窄

自从在御书房和洛风吵了一架,我在后宫里的威信急剧下降,再也没脸去见客户。为了躲开美人们的围追堵截,我只有偷摸着游窜在宫中……

天不遂人愿。

“沈姑娘。”不凉不热的声音响起。

我全身上下抖了三抖,不情不愿地转头,挤出油腻的笑:“原来是柳贵人。没想到能在这荒僻的小路上碰到你,好巧好巧……”

柳贵人的性子远不像她的姓氏那么温柔,她挑着细细的吊梢眉斜眼睨着我。

此人乃洛风宫中第一痴女。我打了个哈哈,赶紧讨好:“柳贵人你闻到一股淡淡的莲花香了没?定是莲花也为贵人在这夏末的时候开放了,哈哈哈……唔,原是云答应也到了,我就说嘛,两位小主貌若天仙,行走间还带着异香,定是什么仙子转世……

云答应站在柳贵人身后,听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掩着帕子忍俊不禁道:“姐姐快和沈姑娘说正事吧,要不沈姑娘可是什么话都说了。”

柳贵人逼问了我一通,大意就是:你还想不想在后宫混了?怎么还不成功?你不成功便成仁,要不就成乱葬岗里的孤魂,你自己掂量着办。

我当然要掂量着办。我咬咬牙,做了卖队友坑洛风的决定。我向柳贵人保证,设计放倒皇上,今晚让她神功大成。

柳贵人满意地点点头,瞪了我最后一眼,袅袅婷婷地走了。云答应入宫三年,温婉的性子后宫全知道,她对洛风没什么需求,因此和柳贵人站在了一边。她对我笑了笑,跟上柳贵人走了。

我想了想洛风清秀可人的小脸,又想到他即将被摧残,一种不忍之情袭上心头。
夜探陛下寝宫

对付洛风这样的人物,我想到一招无耻却有效的方法——下药。

天刚擦黑的时候,我偷摸着来到洛风的寝宫。想到以前与洛风在太子府混世时,我们曾拥有彻夜长谈彻夜赂钱的好时光,心中不免酸楚。

看到我提着个食盒出现,洛风好像很高兴的样子,“楚楚晚上甚少来见我。”洛风搁下了手中的湖笔,屏退了左右,伸手打开食盒,“还送了吃的,好香。”我在一旁陪笑,多吃点吧多吃点,今晚你要是把柳贵人伺候得妃心大悦,以后你我的日子都好过。

没错,糕点里有着不能说的秘密。洛风,兄弟对不住你,今夜我是一定要开张的。

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看着洛风吃掉了几块点心。

“楚楚,你今天怎么不太对劲,一直在看我……”洛风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,抚着鬓角的手却在颤抖。昏黄的灯光下,他的脸泛着一抹不自然的红晕。我们的视线一不小心相碰的时候,他便像烫着一般缩回了目光。

看来是药效发作了,出于对自己容貌的自信,我根本没把自己划归到“潜在受害人”的范围,反而找机会把洛风骗到了龙床上,顺便卸掉一些不必要的装备。啧啧,助攻做到我这个份上,也算不辜负柳贵人的一片深情了。

“楚楚,陪我……”

我鼻子一酸,这个皇上当的真是太憋屈了,想找个称心的妃子都没有,居然要向儿时的狗腿求陪睡。天道不公啊!

“好啦好啦。”我柔声哄着洛风,顺势摘下了他的紫金冠。洛风享受地闭着双眼,俊逸的面庞在明灭的橘光中变得异常柔和,像是拥有了难得的放松机会,他还在我肩上蹭了蹭。这个画面一不小心给我心灵来了一个重击。我咽了咽口水,将其扔在床上,捞过锦被裹紧了洛风,但衣袖却还在他手里。

宫外突然传来几声狗叫,我估摸着是柳贵人来了。而我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洛风躺在床上,头一偏,没声息了。我疑惑地唤他,没反应;紧张地推推他,没反应;激动地抽了他三巴掌,没反应。

我该不会……一不小心,弑,君,了,吧。
第四章后院火起

我慌慌张张地跑出寝宫想去找太医,恰好遇到了牙着颇为清凉的柳贵人。她不由分说地抓住我:“沈楚楚,你好慢!”

“那个,我想下药的,一不小心好像下多了……”

“皇上!”柳贵人撸胳膊挽袖子“让嫔妾来拯救您!”说着就要往殿里冲。

我哭丧着脸:“他……昏死过去了!”

柳贵人一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表情,我趁机甩开了她,“别声张,我去找太医!”

我要找的是文太医文晴,一个神奇的女人,卖给我后宫生存装备包的人。

连滚带爬地奔向太医院,我抱着文晴的大腿哭诉了全过程,直到抽噎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怎么办啊文晴?会不会是我下得太多了,药性生太猛导致……”我说不下去了。文晴一脚把我踢开,皱着眉问:“你下了多少?”

“大半瓶吧……”

文晴一边抄起药箱一边咬牙切齿:“沈楚楚!你这是要弑君啊!”

柳贵人已经不见了人影。我们偷偷摸摸地进殿,文晴检查了洛风的状况,看向我的眼神很复杂:“还好,陛下只是睡着了。不过看情况,他在睡着之前曾服用剂量不小的蒙汗药。”

蒙汗药?我回想起文晴卖给我的后宫生存装备包,杂七杂八的药名中唯独没有蒙汗药,“怎么会?我明明下的是……咳,那个叫做迷魂散的药。”

文晴拎着我的衣领,“那就是蒙汗药!”

“怎么会?迷魂嘛迷魂,一听就是拿来干见不得人的事情的……”

文晴一脸崩溃:“智商低的人以后禁止买药好吗!”

经过文晴的一番救治,洛风终于醒转过来,眼前是一脸愧疚的我。今晚的一切太过突然,吓得我小心肝早已稀碎,迫不及待地交代了原委。再抬头时,洛风倚在床栏上,脸色比锅底还黑,而文晴早就溜走了。我果断地跪下,“洛风,我没想到会玩的这么……你会原谅我的对不?”

他没有让我起来,抱着双臂,一个苦笑绽开在他略显苍白的脸上,“可是,沈楚楚,朕好累,朕不想玩了。”

我嗫嚅着:“再给次机会呗。”

轻若鸿羽的叹息自我耳边掠过,洛风再开口时已恢复了原来的调调:“好啊,那么我要你做反侦察。既然你自诩为那个什么师,干脆也为我服务一次,努力帮我防着后宫里的人吧。”

我晕晕乎乎地走在回小窝的路上,趁着这个空闲,我认真地分析了一下我的定位:我一要为后宫佳丽量身定制最适合她们的勾引皇上无耻上位计划,二要做牛做马服侍洛风,防止皇上一不小心被后宫的饥渴美人吞吃殆尽。

以己之矛,攻己之盾。

我本来应该是那个掌控全局的人啊!

第五章:画风突变

估计是秋雨降燥,这几日后宫难得的平安无事,我擎着根鱼竿在太液湖边坐着,悠然自得。远处突然出现一抹亮黄色杀马特身影,是文晴。

文晴一脸严肃地向我走来,环顾四下无人,凑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“什么?真的?!”这消息太多震撼,导致我脚下一滑直接掉进了湖里。

文晴也是个妙人。

文晴的家族是医药界的龙头老大。那时候,文晴的爹声名远扬,医馆的门槛叫人踩得稀碎,家里挂满了大红布鎏金字的锦旗。美中不足的是,文晴她爹只得了一个女孩。随着时光流逝,爹娘的叹息越来越频繁,善良的文晴希望为父母分忧,于是——

“唉,孩子,你是不知道,咱们文家的绝密医术一向只传男不传女……”

“爹,咱们大周民风开放,您怎的如此封建?谁道女子不如男啊!”

文晴的爹娘喜极而泣,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女儿而自豪。直到多年以后,文晴识了点字,认出自家医馆挂的牌匾上刻着什么的时候,才深刻地意识到,有时候,性别的不同,真的,你不承认也不行。又是若干年后,文晴以其出色的配制某种小药丸的能力留在了太医院。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有的时候,爹也可以坑爹。

因此,当文晴告诉我,有人在洛风的茶里下了慢性药,而这药的功效是——

“皇上要是喝多了这个,以后怕是想召幸妃嫔……也有心无力。”

我完全相信文晴。此女在这方面的造诣早就无人能出其右。只是,这下毒者也太狠了吧!还好,文晴是在洛风吃错药的那天发现他的茶水不对劲的。那时她拿不准药效,只是嘱咐小庆子把茶和其他工具都悄悄换了。

幕后黑手,只能是后宫中的美人。但是动机呢?因爱生恨?相爱相杀?闲的没事?

文晴迷惑了,我傻了。这一股浓浓的正剧风扑面而来,奴家招架不住了哇!
第六章奇怪的保

在这种紧要关头,我选择坚定地站在洛风的队伍里。

我是个弃儿。八岁的那个仲春,我被我娘当成大型垃圾扔到了荒山野岭。幸运的是,皇家围场就在山对面,少年洛风为追一只野鹿绕了远路,在一条荒废的小路边捡到了我。

事后洛风曾说,那时他一眼就看到了缩成个团子的我,当时我抬起头,他登时对上了一双比野鹿还要明亮澄澈的眼眸。我却不信,我认为他一定是把脏兮兮的我当成了个小熊瞎子,意图活捉我向他父皇邀宠。结果熊瞎子没抓到,抓到一只熊孩子。于是我便欢快地做了他的小跟班。

现在我的后宫美人里居然有人意欲加害我的美少年,简直不能忍。我当机立断,搬进了洛风寝宫旁边的别院。对此,后宫的美人们一个个义愤填膺,纷纷斥责我无耻上位,本质猥琐。至于洛风,他加强了宫里的全面防备,然后打着“珍爱生命远离后宫”的旗号,过得更滋润了,看起来心情居然不错的样子,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……呸呸呸。

我查来查去,只知道那慢性药里大部分都是常见的药材,唯有一味七色花是今年番邦的贡品观赏花,顺着这个糟心名字再查下去时,发现七色花因为喜光耐旱,被内务府安置在了御花园内高高的花台上。我自告奋勇,灵活地爬了上去。可怜的七色花,都被人拔秃了。端起花盆,我准备爬下去,向下面的洛风报告新线索。谁知脚下一滑……

“楚楚!”洛风冲了过来。然后……我们两个叠着罗汉纷纷摔在地上。我动动手脚,感觉没事,对洛风的兄弟情谊十分感激,“那个……我重不重?会不会压到你了?”

“不重,”洛风的声音十分无奈,“麻烦你起来好不好?……好像扭到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场奇怪的保卫战似乎拉开了帷幕。
嫁对郎如吃错药

“楚楚,你对我突然这么上心,我真的不习惯。”洛风倚在床头,低头审阅奏折,“我了解你一片好心,但……能不能先把刀放下?”

其实人家只是想表演刀雕胡萝卜来博君一笑啊。我讪讪地放下了刀,寻找新的方法来赎他因我而受到伤害的罪。

太医院派人来看过,说扭伤并不严重,因此只开了点外伤药。我觉得给洛风喂点内服药,双管齐下,应该有用。洛风正在聚精会神看奏折,没空理我。我趁机拿出后宫生存装备包,翻了翻找了找,终于在一堆花花绿绿的瓶子里找到一个不起眼的油纸包,上书“壮骨强精散”。

强精?强筋?差不多的吧。我没多想,沏了壶热茶,把一整包都倒了进去。入水即溶,看来是好药啊,文晴诚不欺我。

“洛风,你累不累呀?喝口茶解解乏吧。”我狗腿地捧过茶杯。洛风接过,没甚在意地抿了几口,朱笔在奏折上做了最后一道批注,终于腾出时间看了眼可怜的我。

洛风有一双勾人的眼睛,卖萌时像是有星子倒映在眼瞳里,赌气时眼波像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,但是现在一你拿一副呆呆的小动物眼神儿看我是几个意思?

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寝房里只有我们两个,空气慢慢地、慢慢地升温——洛风的脸上浮起淡淡红晕,白皙的手指探过来,捏了捏我的脸。

砰砰砰!我炸了。迅速起身,我企图赶快滚出洛风的视线——下一秒,我看到的是明黄的床帐,以及洛风一张放大的帅脸。

洛风把我扑倒了。

他一脸复杂的表情,声音有点压抑:“沈楚楚!你又喂我吃什么了?”

“保健药……”我话音未落,洛风气极了一样,冲过来咬我脖子。

眼见他要从啃我脖子到撕我衣服,我急中生智,狠狠朝他受伤的脚踝上踢了一脚。洛风痛得在床上缩成一团,我趁机掀翻了他跑出寝殿。殿外的走廊恰有宫女抬着一桶冰水路过。虽是初秋,但洛风喜凉,宫里还摆有冰雕用作避暑。我一把抢过冰雕化了的水,冲进殿内,提桶便朝床上的洛风泼去。

世界安静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接连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我是自裁呢,还是自裁呢?

另外,我还有个惊人的发现。以前我觉得洛风简直是斯文败类,用美貌征服别人的无耻混蛋。但是现在,为什么我的脸在发烫呢?为什么我的心又跳得这么快呢?我是不是也吃错药了?
信任危机

接下来的几天我过得战战兢兢,生怕洛风一个傲娇,下旨砍了我这宝贵的脑袋。可没想到的是,我没有等来洛风的圣旨,却等来了柳贵人。

还没等我请安,已被柳贵人带来的人按在了地上。

“沈氏楚楚,你下毒陷害皇上,罪无可恕!”柳贵人看我的眼神非常怨毒。

见鬼的保健药!文晴我要给你差评!我试图辩解:“贵人,那不算毒吧,只不过有点小小的差错,我已经及时用行动补救了……”

柳贵人一巴掌扇过来,声音尖利:“还要狡辩!你怎么解释你药箱夹层里有一包晒干的七色花花瓣!没想到后宫皆知的下毒事件竟是你干的,我居然没有看清你的丑恶嘴脸!”

哈?我的装备包?七色花?

接下来柳贵人竹筒倒豆子一般陈述了我的罪行被揭露的经过:那天我又一次喂洛风吃错了药,慌乱之中把装备包放在了寝殿,柳贵人去骚扰洛风时正巧碰落了它,摔出了一个夹层,夹层里有七色花,还有一些配好的慢性毒药。此时内务府有人来报,说是在花台下面捡到了碎裂的南洋珠,正好是上个月我从洛风手里抢过来玩的。

据说洛风看到之后沉默了好久。柳贵人没有按耐住,先自行找我问罪来了,反正我是个人人可捏的软柿子。

“我没有下毒!”我挣扎着,“倒是柳贵人你,怎么那么巧就选了那天去看洛风,又碰倒了我的箱子?你心里是不是有鬼?”

柳贵人目光一闪,旋即恼羞成怒,举手又欲扇来。

“她没有下毒。”

柳贵人僵住了,周围制住我的人纷纷放开了我,一双温暖的手扶起了我,手的主人把我护在身后。

“退下。”洛风的声音冷冰冰的,我嗯了一声,准备退出去。“不是你!”洛风一把揪住了我,冷冷看向柳贵人。柳贵人狠狠剜了我一眼,灰溜溜地走了。

“对不起,早猜到有人要蓄意嫁祸于你,我却没及时赶到。”可能因为上次被冰水淋了个透,洛风声音哑哑的,“脸颊疼吗?”

“咳咳,不疼。”不仅不疼反而烫烫的,看来事情往不对的方向发展了,“那个,你难道不……生气?”

“我们之间是不存在信任危机的。”洛风的眼中满是真诚,“而且以你的智商,下毒对你来说太有技术性了。”

“……”我选择死亡。
第九章美色节操可兼得

深秋已至,烈风裏挟着冷意,吹遍了后宫。我的心中一团乱麻,我和洛风是什么关系?主人和狗腿?同一战线的上下级?大神和猪队友?

“我看你们是半傻与纯傻的关系。”文晴闲闲地捣着药。

洛风已经登基四年了,漫漫后宫他到底看上了谁?他一个也没兴趣啊。难不成他喜欢男的?

“他喜欢一个白痴女,但是又不敢让人家知道,此谓半傻;奈何白痴女比他脑子还少根筋,不仅拒绝了他还要上赶着给人牵红线,此谓纯傻。”文晴撇撇嘴。

我恼羞成怒地瞪她一眼,闷头把茶水喝了个精光。此女嘴这么毒,难怪嫁不出去。

我趴在桌上,迷糊间似乎回到了那个也是漫天红叶的深秋,远处是身着明黄色祭祀礼服的洛风。画面好像回到了洛风登基那天,美少年戴上冠冕穿上华服,缓步走向高台,留我一人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。

我以为,我能一直跟在你背后,你会永远罩着我……

“楚楚。”

怔忡之间,我站住了。梦中的此时此刻,洛风的声线里竟夹杂着一丝说不出的苦涩,比深秋的霜露还刺心。“你明知道,我是不想的。”

我回过头,与他相对无言。他隔着冠上的珠帘与我对视,眉眼疏离隐忍,沾染着些许秋景的萧瑟。

刹那间,时光恍若倒流到太子府。我作为太子专用狗腿,搭梯子攀槐树采槐花,扔给树下的洛风。那时的端王来访,见春光旖旎,有意无意道,这满园春色,在院子里全都归了皇兄,以后的宫里,更有无双美人,侍候在侧,比这花儿更要耐看些。

多谢那端王,让我在槐花树上顿悟人生之大道:我不能一辈子做个狗腿,洛风更不可能一辈子罩着我这个小弟。他以后自会有一后宫的如花美眷。

当时,我在树上,洛风在树下,同样的相对无言。

“感觉怎么样?茶里的药名为‘浮生一梦散’,让你看破心中所有虚妄,直接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”文晴拍醒了我。

“……为何此文中的人物都这么爱给人下药!还有你个捏壮阳药的装什么文艺啊!”我心虚地朝文晴喊了几声,拔腿就跑,手心里全是冷汗。

没跑几步就撞到了刚刚下朝的洛风,他仍然穿着明黄的锦袍,眼中的关切遮掩不住:“楚楚,你跑得那么慌张做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我把头埋到他怀里,喃喃道,“我知道的,我也不想。”

“……不想什么?”

“不想离开后宫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想离开你。”

洛风怔了。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对他说,我自认为这标志着我们俩关系的近一步密切——我平时总是朝他喊滚开——因此这句心里话我说得柔情百转,令我这个当惯了汉子的人都有些汗颜。

他回抱住我。良久之后才道:“楚楚……你不会又吃错了什么药吧?我突然有点接受不了……”

啐。给你脸皮你也不兜着。
草原般的真相

此后的几天,我就像以前的柳贵人一样,找尽机会去骚扰洛风,和他腻着,差点忘了还有一个下毒者被我放养在后宫里。我以为,闹心的生活已经过去了。天妒红颜,又将一道难题送到了我的门前。

“柳贵人有请沈姑娘到御花园一叙。”来者是一个没见过的小丫鬟,准没什么好事。但本姑娘就是这么一个热衷于探索的人。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假山石,不知不觉我和小丫鬟已经来到了御花园的深处,再转一个弯,出现的赫然是云答应的身影。

“嫔妾见过沈姑娘。”云答应盈盈一礼,眼中一片冰冷。

“是你!”我指着云答应,隐藏在最后的终极BOSS果然都是小配角,“怪不得一切的巧合都是柳贵人引起的,而她那么没心眼的一个女人,没有人指使或者引导是做不出来这种事的!”

“看来沈姑娘比柳贵人要聪明些。”云答应眼神愈发凌厉,“可惜姑娘的聪明用于威胁嫔妾,嫔妾的秘密既然已经被发现,自然也没有什么留恋与退路。姑娘既然有心让嫔妾和嫔妾的意中人劳燕分飞,嫔妾也要伤害姑娘的心上人,设计离间你们两个。”

我呆滞了。亲,我们只在第二章见了个面好吗!

云答应以为我在装傻,实际上我真的傻了。

她解释了原委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我和她还有柳贵人见面时,我瞎扯的莲花味道之类的话悉数被云答应记在了心里。云答应认为,我故意再三提到莲花的香味,是提醒她,我早就发现了她和端王的地下情……因为,全天下都知道多情的端王爷还有个外号叫“怜花王爷”,与莲花同音。而恰好,莲花也是端王最喜欢的花卉。

七窍玲珑心的云答应为此担惊受怕了好多天,最后决定用行动报复我。于是出现了下毒事件,再就是嫁祸事件,然后就是现在的见面事件。

但是,这些都关我什么事啊!我简直要崩溃了……云答应,你智商这么高应该去旁边的正剧剧组啊!放过低智商群体好吗!

“朕和你赌她并不知情,现在朕赢了。”一个人从假山石后晃出来,是洛风。

我的大脑当机了。云答应满面死灰色:“是嫔妾……不,是罪女云氏输了。”

然后我这个低智商群众又接受了一次智商的洗礼。原来洛风在嫁祸事件中就顺藤摸瓜,查出了幕后黑手是云答应。他对后宫诸女都有毁人青春的愧疚感,于是找到云答应,和她设了这个赌局,如果云答应赢了,洛风就为她安排新的身份,让她与端王终成眷属。

“楚楚,现在她输了,你想怎么办?”洛风眨眨眼,无辜地看着我。

洛风啊洛风,你娶了这么多娇花,又不疼爱她们,难怪一个个不是精神变态就是给你戴绿帽!我扑到他身上,狠狠地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:“我不想办她,现在只想办了你!
尾声

后宫中的云答应突得急病,香消玉殒。几天之后,洛风送给端王一个叫做云秀的丫鬟。

“宫里的其他美人你要怎么办?”我不无担心地问。看着如花美人凋零在寂寂深宫实在是一个糟心的事儿。

“在宫外有心上人的,自己看着办;想回家侍奉爹娘的,自己看着办;想在宫里清闲一辈子的,留在宫里继续弹琴绣花打马吊;还对朕的美色有觊觎之心的……全都打包送到端王府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从此以后,朕的后宫唯你一人,可好?”

古风小说:后宫上位手册

分享到:
加群

作者: 艺唐风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艺唐风-汉服社
原文地址: 《古风小说:后宫上位手册》 发布于2022-3-24

评论
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切换登录

注册

古风小说:后宫上位手册

欢迎进入艺唐风大家族

QQ扫一扫

古风小说:后宫上位手册

微信扫一扫

古风小说:后宫上位手册